前言

又到了一个星期的周末,和我的亲房勇哥约好的时间又到了,今天我照常给勇哥通了一个电话就赶往他的家里准备学点东西。嘀嘀打车直到火车站并转51路公交路线,在车上的我玩着手机以消磨路上的无聊时间。

就是那么巧

因为是起始站上的车,所以跟我一起上车的人我记得清清楚楚。一个阿伯和两个大婶及一个中年妇女,记得行驶到一个站点,那个阿婶就开始询问中年妇女来自哪里,我听到了属于我的那个县城,耳朵不由得升直起来并开始测听。没多久那个大叔也开始感兴趣起来,并说了他所在的小镇,没想到竟然跟我是一样来自那个小镇,我来了兴趣:“阿伯,你是那个镇的哪里的?”...原来是同村的,一下子我跟阿伯就亲近起来,阿伯也没闲着,就开始询问我的长辈,我竟一下子就确认了他是我村里的英伯,毕竟小的时候爷爷和爸爸没少在我面前提起这个人。
我跟阿伯交代了我去找一个亲房,在他接连追问之下,我说出了勇哥的名字,阿伯惊呼:“那是我的儿子”。我蒙了,仔细一看还真跟勇哥有几分相似,这种丢人的事情当然不能表现出来,我赶紧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,做出惊讶的样子,表示怪不得长相竟如此的相近得以圆场。原来阿伯是刚从深圳回来,竟给我碰上了,后面紧接着(省略N个子)......